博客
石油市场动荡观察以及关于气候行动临界点的思考

Charlie BlochPaul BodnarJames Newcomb

虽然现在讨论新冠疫情爆发对全球的长远影响还为时尚早,但除了造成的人类病亡外,它已经对全球经济带来了严重破坏。落基山研究所在重视雇员、社区以及合作伙伴福祉的同时,也在关注着疫情对全球能源应用带来的巨大影响,并探究这将如何影响全球向清洁能源经济的转型。

新冠疫情严重缩减了人员与商品的流动,进而造成石油需求的急剧下降。与此同时,沙特阿拉伯与俄罗斯两国之间的价格战也进一步压低了油价。不过,即使在这些事件发生之前,随着更清洁技术在电力和出行领域不断增长份额与比重,化石燃料已经长期处于压力之下。全球来看,这一系列同步发生的破坏性事件会推动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企业及投资者加速所需的资本转移来助力清洁能源转型,从而有助于避免未来气候变化将必然造成的灾难后果。

此前,国际能源署(IEA)下调了对全球石油需求的预测,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石油需求下降350万桶/日,全年石油需求同比下降9万桶/日,这将是自2009年以来全球年度石油需求的首次下滑。虽然根据该组织对2025年的预测来看,这一破坏性影响只是暂时的,但许多投资者已经在竞相离开这一领域。过去五年来,石油和天然气企业的总体表现呈下降趋势,曾作为全球最具价值企业的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市值已从2016年3870亿美元高点缩水一半以上到现在的1840亿美元。在标普500指数中,石油和天然气企业的占比已小于电力公共事业企业的比例——而这还是在石油价格暴跌危及水力压裂法采气企业1100亿美元债券发生之前的情况。

更低的油气价格也会对替代性清洁能源带来短期的挑战,但在以石油库存高企和过量天然气供给为特征的能源市场发生更大范围结构性变化的环境下,这一需求量的降低可能标志着石油产业根本性临界点的来临。历史数据表明,在一个成熟市场中,当行动快速的挑战者获取了全部的市场增量,就是关键临界点来临的时刻。当新技术的市场份额达到约3%时,就将触发变革,资本将快速抽离核心的传统企业和搁浅资产

这一转变已经开始在电力部门显现:2019年,风电与太阳能电力在全球电力供应中的占比分别仅为5.4%和2.7%。然而,初步数据显示,在代表着全球约75%能源消耗的经合组织国家中,可再生能源首次满足了年度全部用电增量,同时化石燃料发电量正在下降。简言之,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增长速度超过了总用电需求的增长速度

同样的故事在交通运输部门也即将上演。随着全球越来越多国家相继颁布燃油车禁令并刺激电动汽车(EV)发展,汽车制造商们正在围绕电气化未来重新快速布局。电动企业锂离子电池价格大幅下降,加上边际成本更低的可再生能源电力正在给传统轻型车辆带来挑战。一些分析人士的计算表明,石油价格需要长期保持每桶10-20美元的价格来实现盈亏平衡,才能维持其在出行领域的竞争力。

由于轻型车辆和其他可轻松完成电气化的车辆占原油需求的36%,且类似的潜在节油机遇正在货运车辆甚至短途航空领域不断涌现,这一转变将对石油产业的增长前景造成巨大影响。2019年,中国、美国和欧盟地区的年度燃油车辆销售均有实质性下降,而电动汽车和混合动力汽车的销量则在增加。包括彭博新能源财经在内的市场分析机构预测,在未来五年,电动汽车将构成全球乘用车增量需求的绝大部分

气候行动支持者应如何应对?

从气候行动的角度来看,本次疫情无意间形成了2020年温室气体排放的下行拐点,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1.5℃以内从而保持了可能性。但问题是,排放是否会随着全球商业活动的重启而不可避免地发生反弹,或者,我们能否推动重新恢复的需求转向更清洁的替代品,并通过及时结合巧妙的政策和私营部门行动来避免这种碳排放反弹。此刻,领先的企业、机构投资者以及政策决策者应重点思考如何通过对新冠疫情的应对选择将这种碳排放的短暂回落变为长期性的减排。

这次疫情造成了11年牛市以来的首次重大下滑,不难想象,另一轮经济刺激计划目前已在积极探讨中。随着政府思考要采取什么样的应对行动,我们有机会加大更清洁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并提高社区在未来灾难来临时的韧性和可持续性。

例如,如果政府选择财政刺激且央行采取量化宽松政策,针对退役燃煤电厂的资产回购计划可能会成为一项明智之举。同样,计划中的美国绿色新政(以及正在落实中的欧盟绿色协议)对可再生能源发电、储能、电动汽车和充电基础设施的支持可以提供清晰的需求信号以促进国内消费、制造和就业,并为那些因煤炭和油页岩领域工作岗位流失而受困的人们提供平等的过渡转型机遇。

对个人和机构投资者而言,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而离开化石燃料领域的资本中的大部分都将不再返回,而回归的资本将面临需求下降和资产搁浅的风险。对长期股票和资产基金投资者来说,市场长期低迷对石油和天然气市场的影响可能是他们在寻求气候一致性经济增长时重新调整其投资组合的又一个信号。

新冠疫情已然成为了一场人类和经济领域的灾难,但我们更应明白,我们此时在转变全球能源应用领域做出的任何行动都将有助于减轻未来灾难的严重性。我们当前可能仅仅处于危机的开始,并应当然地聚焦于减轻危机的短期影响。在落基山研究所,我们也将保持并继续致力于打造一个清洁、安全、繁荣的低碳未来这一目标,并邀请各方合作伙伴与支持者一道,共同推动这项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