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最新报告显示:能源转型正在迅速推进

落基山研究所 Jules Kortenhorst

不可否认,我们的世界正在经历一次能源使用方式上的重大转型。依靠燃烧化石燃料来获取碳密集型能源的时代即将结束,以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为基础的更清洁、更可靠的能源未来正在成为新常态。然而,这一转型将持续多久,仍是人们激烈争论的焦点。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未来理事会能源小组发布的最新报告《能源转型的速度》提供了有力证据,证明全球能源系统的利益相关方——也就是我们全人类——都必须立刻做好准备,因为这一转型正在快速推进!

两条路径的分歧

这份报告由碳追踪计划的Kingsmill Bond、彭博新能源财经的Angus McCrone及笔者本人联合撰写。报告审视了一个关键问题:能源转型将会以渐进还是快速的形式进行?渐进式转型意味着虽然可再生能源供应持续平稳、呈线性增长,但石油、天然气和煤炭仍然是最主要的能源来源。这意味着化石燃料的能源需求依然在增长,化石燃料的需求量在一代甚至几代人内都不会达到峰值,这也会使能源部门现有核心利益相关方的传统经营方式继续繁荣。在这一转型情景中,我们将无法实现《巴黎协定》的气候变化目标,全球能源部门也不会面临短期剧变带来的阵痛。

而另一方面,快速的转型意味着风能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供应将会呈指数型增长,迅速取代化石燃料的地位,就像个人电脑和手机等新技术出现时展现出的S型增长曲线一样。这意味着可再生能源将取代石油、天然气和煤炭,成为全球电力需求净增长的全部来源。化石燃料的需求将在2020到2030年间达到峰值,因而将打乱能源部门现有核心利益相关方的传统经营模式。在快速转型情景中,能源部门将面临重大转变,但人类将有机会完成《巴黎协定》制定的将全球温升幅度控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水平的目标。

能源转型的时间线是一个关键问题:临界点要么发生在下一个十年到来前的当下,要么就将在遥远的未来,超越大多数企业制定战略规划的时间界限。无论是制定政策的政府,还是制定投资决策的企业,如果这些利益相关方假设能源转型是渐进式的,但事实上转型的发生是快速的,那么他们最终会做出错误的决定,而全社会将会承担不经济的投资和搁浅的碳密集型资产带来的成本。但同样重要的是,人类将错失实现可持续世界的早期机会,在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世界里,发生灾难性气候变化的风险是非常有限的。


信息图由碳追踪组织Margherita Gagliardi设计

读懂信号

最新发布的报告通过4大关键问题描述了渐进式转型情景和快速转型情景的区别,并解释了对这些问题的看法将如何深远影响能源部门发展的方向。个人在阅读这些论点与论据时的倾向性决定了他/她对转型速度的判断。这些问题是:

可再生能源何时能够有足够的实力影响能源系统格局?

可以根据可再生能源或化石燃料对能源供应总量的贡献比例来判断能源转型的速度,这样看起来转型是渐进的。因为太阳能和风能占能源供应总量的比例据说只有1%左右,因而其影响微乎其微。但是,转型影响力的关键时刻在于可再生能源何时构成能源供给的全部增量,而这将很可能发生在2020年至2030年间,远远早于化石燃料真正失去其在能源供应总量中的主要地位。当能源系统现有企业的市场增长变为市场萎缩,而金融市场开始限制对萎缩行业的投资,将资本重新投入那些增长行业时,人们就将感受到这种变化带来的影响。

新能源技术将呈现线性还是指数型增长?

仅在多年以前,太阳能和风能发电的成本在多数地区都高于化石燃料发电的成本,但二者的平价时代已经到来。有人认为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将停止下降。但有证据表明,可再生能源的价格将继续快速下降,最终会远远低于传统能源的价格。考虑到太阳能和风能发电成本已经低于化石燃料发电成本,且电动车的价格也在接近内燃机汽车,可再生能源大幅增长的障碍在可预见的未来即将得到解决。再加上氢能等可行的新兴技术的出现,更大规模的变革浪潮很可能会来得更加猛烈。

政策变化是静态的,即决策者保持审慎态度,还是动态的,即出台政策支持新的技术为更好的市场设计开辟新的机遇?

历史告诉我们,变化一旦出现,就会迅速在各地得到采纳,就像室内禁烟的法律一样。当今的时代对改变碳密集型化石燃料相关政策的压力不断增加。在灾难性的全球变暖、不断加速的创新以及低成本可再生能源带来的巨大能源机遇面前,变革是不可避免的。随着科技的发展不断为满足消费者的能源需求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决策部门将通过重新设计市场来进行回应。一旦政策制定者看到转型的成本并不昂贵,并且还有利于增强竞争,他们会迅速改变管理能源市场的规则,从而进一步加速转型。

新兴市场将重复发达国家经历过的化石燃料发展路径,还是会直接应用新的能源技术完成跨跃式发展?

有些能源部门人士认为,发展中国家将在很大程度上跟随发达国家走过的路径,随着经济的发展和能源需求的增加而使用更多化石燃料。中国和印度等国也确实需要为他们的人民提供更多能源,另外全球至今仍有近十亿人口无法获得电力服务。但是,稳定提供足够的能源服务并不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必须选择以化石燃料为基础的污染能源系统,尤其当发达国家已经在迅速转向成本更低、更清洁的能源解决方案。就像许多发展中国家直接跳过固定电话而开始普及手机一样,发展中的新兴经济体也可以实现未来新能源技术的跨跃式发展。

我们还有时间进行准备,但必须立即做出选择

落基山研究所认为,有充足的证据表明能源部门正在向快速转型情景发展。关键问题在于要尽早发现变革的风向并为扬帆远航做好准备。2018年,电动车在全球市场的份额仅为2%,但全球汽车部门已经承诺投资3000亿美元进行战略变革,以确保从底特律到斯图加特的汽车行业领航者能够在未来维持他们长达一个世纪的领先地位。正如我们机构近期刚刚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提到的,如今在美国各地,清洁能源组合的发展已经使天然气发电不再具有经济优势。相对于过去的传统能源解决方案,发展中国家将会选择更具经济效益的新型技术。而不断增加的政策压力和正在转移投资目标的金融市场都将朝着相同的方向发展。从创新技术初创企业到全球能源系统现有企业和政策制定者,我们所有人都能够以经济可行的方式共同实现能源转型带来的福利。但首先,选择正确的发展路径将是实现这一切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