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2019(第三届)电力市场国际峰会嘉宾对话:电力现货、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展望

2019-06-02 来源:能见APP

2019年6月1日-2日,能见科技联合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能源基金会在北京共同举办“2019(第三届)电力市场国际峰会”,各级主管部门、20余家交易中心、国内外顶级专家共聚一堂,研讨“现货交易下的电力市场发展与展望”。能见直播本次大会。



2日下午的第一场嘉宾对话环节由前海联合交易中心(QME)总经理董峰主持,郑州商品交易所期货及衍生品研究所执行董事赵文广、美国ENUIT公司中国区合伙人郑鹏程、香港AEX控股公司创始人黄杰夫、华泰长城资本总经理唐国靖、落基山研究所(RMI)电力项目总监Daniel Wetzel参与讨论。

与会嘉宾围绕对话主题“电力现货、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展望”展开深入探讨。

郑州商品交易所期货及衍生品研究所执行董事赵文广:
电力市场是日前交易和实时交易,在期货人眼中这种叫现货,所有的期货之外的交易都是现货交易,只不过现货交易中有两部分,一个之前说了,另外一种是远期交易,国外现货市场中没有中长期和中远期的概念,除了期货都是现货,现在电力交易里边年度合约、月度竞价都是远期交易,现货怎么会过渡到过去说的远期交易呢?这相当于电力阻塞的问题。

远期交易会发展到期货交易,因为远期交易是双方间进行的。其特点是:首先是具有不连续性,双方交保证金成本会比较高,无投机不交易,现货市场里面也有很多投机,投机过程中因为现货交易的特点和品质是不统一的,所以会具有不连续性;其次,交获地点和时间也不确定,拿这个合同转让的时候非常麻烦成本也很高,找对家不好找,而且对家要求和我提供的要求不一致,这种情况下逐渐的衍生出标准化的交易,合约里边的商品要是标准化的,如果基准价格是二级,一级找一个价差就加价,规定每张合约的数量和时间,合约的转让成本更低了,也增加了市场上的流动性,为了保证履约交易所给规定了保证金,因为买了一张合同再卖一张合同中间是可以合同对冲的,现货交易到远期交易再到期货交易,整个过程是提高流动性保证履约的过程。

落基山研究所(RMI)电力项目总监Daniel Wetzel:
如果想建立电力期货市场,需要参考现在的金融的交易市场,要找到最高效的资源,在科技方面保证它是可行性的。从现货市场逐渐的过渡到期货市场,如何确保市场的流动性?过渡期内如何减少市场风险、如何运营这个市场?我认为,非常重要的是发电方要参与市场,并且提高电网的科技,这样其他的市场主体才可以参与进来。

一方面,如何让计划符合市场?艾伦的演讲中已经提出了如何增加市场的流动性,让它符合这个国家的计划,确保找到更好的电源,在美国也有相似的措施。但在中国有很多争论,让人很担忧。比如应该采用欧洲还是美国的模式,但是无论如何也要确保资源是可以得到优化配置。另一方面,需要建立一个贴合实际所需的制度来保障所有措施的顺利实施。

香港AEX控股公司创始人黄杰夫:
我们要做一个有竞争性的电力市场,是用市场来配置发电资源,重要的前提不是可有可无而是必须的。这就需要ISO要独立于发电资产、独立于政府、独立于监管机构,是什么角色就是什么角色,不能多人同饰一个角色,否则治理结构就乱了。

期货是管理风险,其本身不创造风险,而是管理风险。以广东的碳市场为例,2013年广东开始碳交易,包括电力行业,到现在六年过去了,广东碳市场交易量非常小,现货市场不发达,所以我们不能做碳期货。六年了为什么现货市场还不发达,加州同时起来的碳市场,其交易却非常活跃,持仓量在一亿吨以上,这其中其实有很多复杂的原因。

总结起来,要做一个有竞争性的电力市场,需要做到两点:一是交易所之间必须要有竞争、治理结构必须要透明,同时要搭建电力将来的所谓的期货市场,重点在远期的价格曲线,一系列的目的都是为了搭建这个平台;同时,我们也有挑战,要有2025年碳排放、天然气核动力煤的数据,希望未来几年和大家一起来迎接这样的挑战。

华泰长城资本总经理唐国靖:
资本市场最主要的意义在于价格发现,价格发现本身没什么意义,但可以使得资源配置有了很多价格信号,包括如何构建电力市场实际的问题,通过一些类似于FTR区域设置把区域性电力价差变成电力的实际流动,包括实操机构能够更好的进行短期的实时的或者是日间的电力发布提供一些有意义的信号。

关于对未来电力市场的远期性观点,其实这个问题有很多前提条件。包括透明性、数据的获知、政府中间所扮演的监管角色,这是重中之重,因为这就像是已经有一大堆车,如果公路没有修好也无法上路。制度上的实施是能够疏导加强各层级的监管,包括中央、省、区级别的监管,这是重要的前提。另一方面,如何处理政府内部和跨政府间的利益矛盾,也是下一步亟待大家共同讨论的问题。

美国ENUIT公司中国区合伙人郑鹏程:
对金融衍生品和电力结合的看法,从外围环境的角度上,如何会有一个好的金融衍生品市场?

从以前做油和气的角度来看,我们的合约诞生的环境必须是在平衡的市场中,中国供需平衡的市场、边际的需求才能创造出最好的价格发现的手段,这个合约的价格才是真正的做到价格发现。现在国内一个省一个交易市场,各个省也很难达到平衡,省与省之间电力的交换输入输出机制将来可能是个关键。

除了提供现货、期货,将来应该更丰富比如调期、期权、期货和现货之间的差价市场,只有这些市场同步运作才能创造稳定的金融衍生品体系,国际市场上布伦特油价很明显,受资金面驱动有时候价格波总会比较大,但是基本面方面布伦特油是和实货挂钩的,这个油和艾斯布伦特的差价反应了实货和投资基本面之间是否发生了一些问题,在中国的未来如果能够在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能够有个很好的结合。

从市场的参与角度而言,环境如果搭建好了企业来做电力业务的运营中或者电力要么生产要么是供电然后是零售,如何应用到金融衍生品为实体的业务的运营服务,对于企业而言,因为绝大部分的电力企业都很少,可能有一些企业有过动力煤或者是有一些气作为原料做过一些保值,但是绝大部分还是通过银行去做的,我们的企业如果在电力期货或者其他更丰富电力金融衍生品上来之后,内部如何有一套完整的风险管理体系,包括央企、地方国资委企业、民企,虽然他们受的监管不同,但是他们面临的风险是相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