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重工业企业直购可再生能源电力 成本效益、环境效益俱佳

--康明斯签署虚拟购电协议案例分析

David Labrador

编者按:随着全球对气候变化的日益关注,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了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中,采取各项举措降低各自碳排放。其中,制定清洁能源使用目标,参与可再生能源电力直购是企业实现碳减排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在美国可再生能源采购市场中,买卖双方通过签署购电协议(PPA)完成可再生能源采购是最常见的交易机制。近年来,虚拟购电协议(VPPA),即可再生能源开发商与企业用户之间签订一种创新的金融差价合同日渐流行。通过签订VPPA,企业买家能够有效控制一段时间内电价波动对企业运营带来的影响,同时树立企业积极使用可再生能源、降低碳排放的社会形象。对于可再生能源开发商来讲,可以通过签署VPPA确保该项投资有长期稳定的收入。由于此协议的复杂性,企业采取此种交易模式时一般会引入专业的第三方顾问协助推进合同的签署。目前,这一交易机制在中国电力系统尚不可行,但是随着中国电力市场改革的不断深入,待时机成熟时,相信也会成为企业在中国采购可再生能源电力的优先考虑选项。

2017年8月,入选财富200强的国际工业制造企业康明斯与EDP可再生能源(EDPR)北美公司签署了该公司的第一笔虚拟购电协议(VPPA)——为期15年的75兆瓦装机风电采购协议。过去,重工业企业在签订场外(offsite)可再生能源方面发展缓慢。而这笔交易不仅展示了康明斯在其所属行业的领先地位,还带来了广泛的环境和社会效益,并为如何利用购电协议(PPA)赢得企业内部对场外可再生能源交易的认同提供了宝贵经验。

康明斯是世界上最大的独立引擎制造商。2016年,康明斯年收入175亿美元,在能源方面的支出为1.5亿美元,其中,公司总用电量超过1900万千瓦时。康明斯成立于美国印第安纳州,目前公司总部也位于该州。该公司长期以来都非常重视企业的公民意识,包括对社区的环境责任,且已在清洁能源领域完成了多项重要行动。

康明斯于2017年8月推出了旗下重型电动卡车,比特斯拉推出电动卡车还要早3个月。自2006年起,康明斯就开始在旗下各生产工厂追求能效提升和温室气体减排,彼时公司首次设定了温室气体强度在2005年基础上下降28%的减排目标,并在2010年完成了该目标。2015年,在第三次公布的减排目标中,康明斯承诺在2010到2020年间降低能源强度32%,同时降低碳足迹并减少自然资源的使用。截至目前,该公司已降低能源强度24%。

这一目标也包括了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使用,而该公司2017年签署的这份虚拟购电协议(VPPA)又向这一目标迈进了一大步。此前,康明斯在13个分布式项目中已安装了8兆瓦分布式光伏,但仍希望使用更多的可再生能源。这笔VPPA协议在一个可再生能源开发项目中就签下了75兆瓦风电装机。若想通过分布式可再生能源实现相同体量,康明斯需要建造面积达1平方英里的光伏电厂,成本达3.8亿美元。而这笔VPPA协议除交易成本外并不需要任何前期投资成本,还能在协议的15年内帮助康明斯对冲部分市场电价波动风险。

在此之前,重工业企业采购电力公司规模可再生能源的案例少之又少。作为落基山研究所企业可再生能源中心(BRC)会员,通用汽车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是为数不多的曾签约大规模可再生能源购电协议的重工业企业代表。

康明斯的印第安纳州VPPA交易

康明斯签下的VPPA协议将帮助印第安纳州西北部这座600兆瓦风电场将总装机量进一步扩大了75兆瓦(足够为约2万家庭供电),发电量将比康明斯在印第安纳州用电总量稍多,相当于该公司美国用电总量的50%,全球用电总量的28%。康明斯团队坚持该项目必须向电网增加新的可再生能源装机,而不仅仅是获得可再生能源权益。因为EDP可再生能源公司在印第安纳州交易经验丰富,并且其总部也位于该州,康明斯与EDP可再生能源公司交易的细节谈判非常顺利。

EDP可再生能源公司东部地区高级业务负责人Kelly Snyder认为康明斯是一家优秀的客户合作伙伴:“康明斯作为印第安纳州本地企业的特点对此次交易的完成有很大帮助。”项目地址和开发商的本地属性符合康明斯希望成为当地社区优秀公民的目标。Snyder还表示:“康明斯通过对我们风电开发项目的实地考察,了解到双方追求的价值是一致的。”

该购电协议为虚拟协议,即买方不会直接获得风电项目提供的电力,而是签署了市场价格和协议购电价格之间的差价合同。此类协议可以帮助买方在最理想地点——也就是具有丰富风能或太阳能资源且极少出现弃风弃光的地区——增加并网可再生能源电力。VPPA模式还为可再生能源开发商提供了长期稳定的价格保证,这对大型项目的融资至关重要。

康明斯2017年碳排放为77万吨二氧化碳当量(tCO2e)。而公司签署的VPPA在2019年1月1日项目开始运行后,仅通过这一笔交易就能带来每年16.5万吨二氧化碳当量减排。同时,康明斯还将保留风电场带来的可再生能源权益。

环境和社会效益

Meadow Lake风电场位于Benton县和White县境内,为当地增加了就业机会并带来了其他福利。EDP可再生能源公司自2008年起就在当地开展业务,安排康明斯团队会见了当地利益相关方,并了解了他们对风力发电的认识。通过接洽,康明斯团队发现他们非常欢迎风电为社区带来的福利。

同时,该公司签约团队非常注重当地社区的态度与信誉风险,特别是在公司总部所在地的印第安纳州,他们认为社区就是他们“老板的老板”。康明斯与EDP可再生能源公司的环境团队共同完成了环境影响评估与缓解计划,而后者也正与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服务局合作为该项目开发一套栖息地保护计划 。此外,该公司签约团队也与美国环保协会及自然保护协会印第安纳州分会进行了合作。

签约流程

签约团队最初仅由可持续发展部门的人员构成,但后来逐渐又加入了来自财务、财政、税务、环境策略与合规、法务及采购部门的员工。从项目启动初期,康明斯CEO 首席执行官Tom Linebarger就参与进来。团队与CEO及公司管理层共同确定公司最重视的价值,并以此决定项目选择和合同结构。

康明斯认为公司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决策需遵从几个核心原则,包括交易必须具备成本竞争力和财务透明性;项目必须切实增加实际可再生能源装机(即“额外性”);并且最重要的是,项目必须为康明斯、当地社区、或同时为二者创造环境效益。由于VPPA具备显著的温室气体减排潜力,团队启动可再生能源采购项目时就对这一交易模式显示了极大的兴趣。他们还看重项目在财务风险、社区效益和环境影响之间提供的平衡,并相信没有其他选项能够以如此小的负面风险提供如此大的环境效益。但公司最高管理层最初对VPPA的行业主张,尤其对能源价格预测抱有很大的怀疑态度。为此,康明斯对这些主张进行了测试。最后,他们还引进了专业的外部法律顾问和买方顾问施耐德电气公司(落基山研究所企业可再生能源中心(BRC)的创始会员企业)为他们提供建议。康明斯也加入了BRC,利用BRC提供的技术工具和资源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买方代理的报告。他们利用Monte Carlo模拟器对历史价格数据进行分析来确定协议期限内不同结果出现的可能性并预测负面风险。经过对比发现,VPPA是综合考虑环境效益和投资成本后最具投资价值的选项时,就向CEO和董事会提交此项目议案。



买方签署VPPA的两个动机:风险管理和可持续性——康明斯在二者间的位置

值得学习的经验

康明斯的经验证明了企业内部支持会对交易成功达成起到决定性作用。那些对最终决策至关重要的企业内部部门,包括财务与会计部门,他们对购电协议的认识通常非常有限。康明斯团队意识到了尽早确保高级管理层参与和确保各部门与管理层内部统一意见的重要价值。他们了解购电协议的固有风险,与内部利益相关方就此进行充分交流,并识别风险规避策略,最终从这些内部协调工作中获益。
康明斯最终完成了项目的签约,因为这是最具成本效益的减排方式。多数企业并未在内部将购电协议定为有经济价值的投资,因为即使许多交易确实会给公司带来经济价值,但除此之外还有更好的纯金融投资。康明斯团队的另一个优势是企业已经做出过重要的温室气体减排行动,因此当他们提出VPPA是下一步行动的最佳投资时可以获得公司其他部门的充分信任。
VPPA协议较为复杂,而且多数企业对这一交易模式不够了解。但康明斯的经验证明了VPPA并非只适合于谷歌等科技公司。即使对于重工业企业,VPPA也是一种宝贵的工具,成本效益最佳,也是最容易实现的交易选项,最终能够帮助企业实现环境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点击下载报告《为环境和社会影响选择场外可再生能源购电协议:康明斯虚拟购电协议案例分析》

封面图片来源:iStock